<rp id="wqni0"></rp>

       讀書369 >> 名著茶館 >> 美文閱讀>>正文
      詩人余秀華:離婚讓她重生,她卻孤獨依舊

        她搖搖晃晃地走過村莊,走過田埂,步履趑趄,背影蕭索,就像那些年她走過的所有顛簸。

        2017年,中國現代詩歌誕生百年。關于詩人余秀華的一部紀錄片《搖搖晃晃的人間》在上海進行了首映。曾一度沉寂的余秀華重新被聚焦,被放大,被熱議。

        《搖搖晃晃的人間》是今年上海國際電影節入圍金爵獎的唯一一部內地紀錄片,該片還在被譽為“紀錄片界奧斯卡"的第29屆阿姆斯特丹國際紀錄片電影節上,奪得了長片主競賽單元最有分量的大獎——評委會大獎。

        朱自清先生曾在他的《荷塘月色》里寫道:熱鬧是它們的,我什么也沒有。

        贊美或毀謗,謳歌或唾罵,僅僅是別人嘴里褒貶不一的取舍,于她而言,每一場喧囂的“盛宴”過后皆歸于孤獨,就像人去樓空,就像曲終人散。

        1

        今年41歲的余秀華,早在成名前,也許根本沒有想到,她的人生會因為一首詩而被徹底改變。

        她的前半截人生可以概括為:因出生時倒產、缺氧而造成腦癱,行動不便。雖然不能自食其力,她也要為生命找到一個支點。聊借一點幽微的光,摸索在生命漫長的巷道。

        上溯至2003年,余秀華已開始寫詩,她蟄居的村莊,無邊的麥浪、可望不可即的愛情、相依為命的親情、無法醫治的殘疾,和無法擺脫的閉塞環境,在她的筆下,意象紛繁,心事瘋長,絕望伴隨著希望,就像破碎伴隨著貪戀。

        為了證明自己有養活自己的能力,她甚至想嘗試著去學人家乞討。這段經歷如果不是她的母親談起,也許余秀華一輩子都不會主動觸及,她說,那天我沒有跪,我的尊嚴監視著我不讓我這樣做。

        2012年她跑到溫州,想找一份工作來安身立命,但很多人看到她的身體狀況,幾乎無一例外地予以拒絕!霸娙瞬恍以姼枧d”。其后她更瘋狂地寫詩。不想溺斃在痛苦的海洋里,她總要有一支竹篙,或者一根稻草,讓她免于淪陷與被淹沒。

        “當我最初想用文字表達自己的時候,我選擇了詩歌。因為我是腦癱,一個字寫出來也是非常吃力的,它要我用最大的力氣保持身體平衡,并用最大力氣讓左手壓住右腕,才能把一個字扭扭曲曲地寫出來。而在所有的文體里,詩歌是字數最少的一個!

        在成名前,她寫了兩千多首詩。一個字一個字,被她費力地,甚至扭扭曲曲地寫出來。

        她的詩生于泥土,長在罅隙,帶著一股原始的力量,就像那些一望無際的荒野中的稗草,餐風飲露,肆意拔節。

        2014年11月10日,詩刊社微信公眾號選發了余秀華的詩,以《搖搖晃晃的人間——一位腦癱患者的詩》為題進行重點推介。這篇文章在此后的幾天“病毒般蔓延”,激起一波又一波閱讀和轉發的熱潮。其后,她的那首堪稱“石破天驚”的《穿過大半個中國去睡你》刷爆了眾多社交平臺。

        這首詩的風格,就像她的伯樂劉年評價的那樣:

        “她的詩,放在中國女詩人的詩歌中,就像把殺人犯放在一群大家閨秀里一樣醒目——別人都穿戴整齊、涂著脂粉、噴著香水,白紙黑字,聞不出一點汗味,唯獨她煙熏火燎、泥沙俱下,字與字之間,還有明顯的血污!

        網絡上,人們驚艷于余秀華的詩情直擊人心,驚世駭俗,醉心于她的詩句清新質樸,熱辣滾燙,毫無矯揉造作之感。

        但在其他的一些學院派和詩評家那里,卻頗多不屑:“如果沒有告訴你她是一個腦癱患者,沒有告訴你她生活的背景,只是一個農婦寫的詩,我相信很多人感動的程度就要下降了!薄澳阏f善良也罷,說糊涂也罷,更多的讀者被同情心所綁架!

        甚至有人直指她的詩“不堪入目”“傷風敗俗”,屬于“蕩婦體”,是對詩歌純潔性和神圣性的褻瀆。

        在這場輿論的狂歡與“交戰”中,她沒有伶俐的口齒來迎戰,可以幫助她去抵御那些明槍暗箭的唯有詩歌:“假如你是沉默的/身邊的那個人也無法竊取/你內心的花園/內心的蜜/你的甜蜜將一直為自己所有……”

        對于被學者沈睿譽為“中國的艾米莉·狄金森(美國最偉大的詩人之一)”,她沒有驕矜自得:“任何一個人被模仿成另外一個人都是失敗的。狄金森獨一無二,我余秀華也是獨一無二的!

        成名后,各路媒體蜂擁而至,各種活動紛至沓來。那個寧靜的山村因為她而終日車馬喧,她也開始奔赴各地去領獎,去交流,去接受膜拜的目光或者唾棄的眼神的洗禮。她順理成章地實現了自己的詩集夢,并成為鐘祥市的作協副主席,對于這頂“桂冠”,她頭腦清醒:“作協副主席只是一個虛名,不會對自己的生活產生任何影響!

        無論被重塑“金身”,或者依然被踩在腳下,她始終有一份平和的自我認知。步履蹣跚,生活繼續。

        但對于爆火之后得到的一切,她又充滿了感恩:“人生到此,仿佛所有的不幸、磨難,都得到了回報。我覺得超過了我應該得到的!

        2

        但她真正想得到的并未得到。

        譬如愛情。

        她高二后輟學,打工的很多地方都不要她,便賦閑在家。由于身體的殘疾,只能降格以求,在父母的安排下嫁了一個大她12歲的男人,入贅余家。

        但她說這是一段讓她悔恨交加的婚姻,他們不愛對方,生育,生存,僅此而已。這段婚姻,除了給她帶來了一個現在已經在武漢念大學的兒子外,更多的是不幸和苦悶。

        丈夫常年在外打工。談及他,稱“我們沒有任何交流,從不打電話,家,對他來講只是個逢年過節的避難所!

        他們是兩個世界里的人,她筆下的蝴蝶、飛鳥,包括她的囈語,她的憧憬,在他眼里,都是完全不可理解的。他的理想妻子和那些普通的農婦毫無二致,會干活,能生養,足矣!但她不是,她要的是一個能懂她疼她的男人,能與她的靈魂相和的男人。然而,在為數不多的共處時間里,他們除了爭吵,就是相顧無言。

        “他從來不會在下雨天來接我,反而在我摔跤之后笑話我”。

        男人一年到頭在外面打工,卻從來沒有帶過錢回家,兒子從小到大的花費都是余秀華和父母承擔。

        她無數次想離婚,付諸實施時,父母以死相逼。在很多人看來,一個農村婦女,一個傷殘女人,有人肯娶她,已經是對她的最大恩賜,她還有什么好抱怨和挑剔的。

        余秀華對婚姻的厭倦出現在詩里:他揪著我的頭發,把我往墻上磕的時候/小巫不停地搖著尾巴/對于一個不怕疼的人,他無能為力。

        所以當她如愿以償地擁有了選擇的能力后,她要堅決地為自己錯誤的婚姻做出了斷:“這輩子做不到的事情,我要寫在墓志銘上——讓我離開,給我自由!

        2014年,她終于結束了婚姻。她將之稱作是這輩子做的最正確的選擇。

        離婚時,余秀華給了前夫15萬,并為他在村里買了一棟新房子。離婚后,曾經怒目相向的夫妻倆坐在同一輛車上回家,兩人第一次如此相談甚歡。余秀華笑得很燦爛,前夫也笑得很開心。她得到了自由,他得到了錢。

        他們讓彼此都得到了解脫,雖然她也有自己的擔憂:“害怕別人罵我,罵我成名后就要跟老公離婚,這就不好聽了。怕被罵有了錢就把老公蹬了!钡谒磥,和自由相比,名聲并沒有這么重要。

        舒婷在她的《神女峰》中寫道:“與其在懸崖上展覽千年,不如在愛人肩頭痛哭一晚!

        她痛哭過無數個夜晚,但都不是在愛人的肩頭。所以詩歌中那些關于愛情的描寫,皆來自她的想象。

        她也曾熱烈求愛,也經常調侃詩歌場合上遇到的男詩人。余秀華愛上過一個比她年紀大許多的文人,表白后遭拒。她哭了一整夜,最后胃疼得不得了。疼到后來吐血了。

        “一個人若太具備感情,是會自傷及傷人的!彼粫䝼,只有內傷。

        所以她真正的戀愛,僅發生在詩句里。

        3

        有人說她的詩里隱藏著“一只發情的母豹子”。

        幾十年來,她所有的情感都壓抑在內心,像蓄積的火山巖,無處紓解,無處釋放,因此在她的心靈深處左沖右突,想尋找到一個出口,于是她的詩中也就有了這樣一只發情的母豹子。

        她的詩歌多為情詩,只有情詩,才能讓她在想象的愛的原野中肆意奔跑,淋漓盡致地宣泄,表達那些溫柔的也是無助的,美好的也是殘酷的欲念和神往。當她遇到槍彈和攻擊時,也只能在絕望中撕扯自己的皮毛,舔舐自己的鮮血:“我根本不會想到詩歌會是一種武器,即使是,我也不會用,因為太愛,因為舍不得!

        “痛”是扎在肉里的,有時她要將它們一根根地拔出來。

        但“遠方除了遙遠,一無所有!彪m然離婚后,她獲得了自由身,她的孤獨一如從前。

        安妮寶貝說過,在這個世間,有一些無法抵達的地方。無法靠近的人。無法完成的事情。無法占有的感情。無法修復的缺陷。

        即便她傾盡全力,仍止于望梅。

        也許有了愛情,她可能寫不出這樣攝人魂魄的詩句,但如果可以,她寧愿做一個愛情的花癡吧,和任何一個陷在愛情里的小女人一樣,去幸福地品嘗愛的瓊漿。然而囿于身體與現實的殘酷,被愛遠遠放逐的她,只能將對愛的渴望,如星辰嵌到夜空里一樣,嵌進她的每一首詩里。

        但有時那種愛,已不單單是情欲之歡、男女之愛,那從她不清晰的口齒里發出的,從胸腔里發出的,從骨頭縫里發出的聲音,更是對命運不甘的吶喊,是對她不曾得到的美好的呼喚。

        “切膚之愛和靈魂之愛,我都沒真正經歷過。我還是不甘心!

        為什么要甘心呢,哪怕被命運強行摁倒在爛泥潭里,她也要搖搖晃晃地掙扎起身。透過布滿烏云的天空,去尋找她玫瑰金的星光。

        有人說她很好戰,早年在網絡上動輒和別人掀起一場“罵戰”。

        攻擊性強的人,有一部分是源于天生的強悍,另一部分則是來自荏弱。越是自卑,越是敏感,越是敏感,卻容易放大外界對她的反應,所以,為了保護內心那個脆弱的自己不被欺壓,她經常伸出小獸一般的爪牙去對抗,去還擊。

        她的倔強亦如她的亮冽:坐了很久/兩塊云還沒有合攏/天空空出的傷口/從來沒有長出新鮮的肉......

        在詩里,她撕裂那些傷口,裸裎那些真相,哪怕它仍在流血,哪怕它丑陋不堪。

        而我們習慣了逃避,習慣了遮掩,習慣矯飾那些并不完美的殘缺,習慣在一聲長嘆后戴上自己若無其事的面具。

        在面對自己,面對他人,面對這個世界上,我們許多人都不及她的半分真實和勇敢。

        在沉寂多年的詩壇上,她的“橫空出世”,就像一枚深水炸彈,炸得水花四濺,炸得亂云飛渡,沒想到野蠻生長的農婦,竟能寫出這般“振聾發聵”的詩篇,所以當記者問她,你有沒有可以勵志他人的故事還要說?她冷笑回:

        我勵志個屁啊。

        苦難本身不具備任何意義,除非你能駕馭與升華它,否則它則可能成為一場摧毀。

        但無論是在成名之初,還是再度被推到風口浪尖,“腦癱”二字始終是很多媒體和獵奇者對她關注的切入點。

        “把苦難放在詩歌前面是不對的,本末倒置了。我不喜歡別人給我貼標簽,‘腦癱詩人'、‘農民詩人'等,任何標簽都有局限性,而每個人都是豐富的,寫的詩也是不一樣的。我不回避‘腦癱'的事實,但希望人們更多去關注我的詩!

        眼前這個說話、行動都難于常人的女詩人,比許多健康人更忠實于自己的內心,她不在乎得到的那些獎項,也不在乎人們給她貼的那些標簽,她只想痛苦時有酒,清醒時有詩,余生有愛。

        她強調自己,首先是一個女人,其次是一位農民,最后是一位詩人。她感謝記住這個順序的人。

        在《曼哈頓的中國女人》里,作者周勵回憶她曾在上中學時寫過一封為正義發聲的信,這封信后來被塞進她的檔案里,成為莫須有的“罪名”,為此她連參加兵團代表大會的資格都被取消,不能和別人一樣享受那小小的榮光。

        她曾和一起被下放的兵團的戰友,兩個可憐的少女,在北大荒的曠野上,漫天的飛雪里,相擁痛哭,那種被孤立的茫然無助,被遺棄的巨大恐慌,是她一輩子都揮之不去的夢魘。

        后來,那個可能讓她一輩子都不得翻身的“污點”被清除。

        她為此感嘆,有時候,和別人一樣就是幸福。

        有多少人傾其一生,想達到的彼岸,不過是能和普通人一樣,對她而言,擁有一個健全的身體,擁有一份可以互相懂得的愛情,是她的桃花源,亦是她的烏托邦。

        “需要多少人間灰塵/才能掩蓋住一個女子/血肉模糊卻依然發出光芒的情意……”

        這情意,無數次被質疑,被輕慢,被鄙薄,被堅拒,但仍執拗地不肯被遮蔽,被掩埋,就像她因詩歌而發出的那些光芒。

        “命運不知道把我往哪兒推,會不會忽然間摔下來,粉身碎骨!

        沒有什么人是真正無所畏懼的,對于這變幻莫測的世界,對于無法清晰洞見的未來,誰不是一邊彷徨,一邊前行。但沒有“粉身碎骨”前,她仍一路搖搖晃晃地走著,以她的詩歌為拐杖,以她的情意為光芒,在這稀薄而喧囂的人世間,孤獨地愛著,豐饒地活著:我臣服我的卑微,但你永遠奪不走我的驕傲。

      返回目錄
      靠谱彩票app

        <rp id="wqni0"></rp>

        海丰 | 济源 | 海丰 | 邵阳 | 保定 | 海安 | 湘西 | 池州 | 信阳 | 赤峰 | 广州 | 台湾台湾 | 吉林长春 | 鹰潭 | 广州 | 琼海 | 周口 | 昭通 | 乌兰察布 | 信阳 | 仁寿 | 大同 | 抚顺 | 商丘 | 招远 | 乌兰察布 | 丽水 | 娄底 | 牡丹江 | 湛江 | 沧州 | 双鸭山 | 永新 | 黑河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商丘 | 来宾 | 晋江 | 潍坊 | 庄河 | 河源 | 厦门 | 阿拉善盟 | 沛县 | 桐乡 | 林芝 | 浙江杭州 | 阳春 | 赵县 | 基隆 | 柳州 | 晋江 | 如东 | 蚌埠 | 宜都 | 大庆 | 明港 | 黄石 | 十堰 | 临夏 | 神木 | 眉山 | 龙口 | 阳春 | 益阳 | 定安 | 黔东南 | 青州 | 晋城 | 伊犁 | 巴中 | 阿勒泰 | 焦作 | 五指山 | 慈溪 | 阿勒泰 | 石河子 | 黄山 | 百色 | 临海 | 台湾台湾 | 商丘 | 黑河 | 焦作 | 宁夏银川 | 榆林 | 抚顺 | 平潭 | 湘潭 | 龙口 | 汝州 | 神木 | 莱州 | 伊犁 | 泰兴 | 毕节 | 滁州 | 通辽 | 滨州 | 澄迈 | 恩施 | 伊春 | 深圳 | 建湖 | 湖州 | 东阳 | 瓦房店 | 汕尾 | 鹤岗 | 海安 | 潍坊 | 瓦房店 | 武安 | 保定 | 绵阳 | 丹阳 | 湘西 | 邹城 | 平潭 | 乌海 | 三门峡 | 大丰 | 梧州 | 辽阳 | 淮南 | 巴中 | 岳阳 | 姜堰 | 连云港 | 克孜勒苏 | 乌海 | 乐清 | 舟山 | 天门 | 迁安市 | 唐山 | 南平 | 连云港 | 宁波 | 台州 | 荆门 | 中卫 | 清徐 | 泉州 | 铁岭 | 肇庆 | 澄迈 | 衡水 | 台州 | 博罗 | 丹东 | 临海 | 辽源 | 昌吉 | 大连 | 保亭 | 宜春 | 克拉玛依 | 克孜勒苏 | 周口 | 甘孜 | 惠州 | 浙江杭州 | 乐山 | 日照 | 喀什 | 绥化 | 咸阳 | 宁夏银川 | 玉溪 | 乌兰察布 | 玉环 | 江苏苏州 | 天门 | 景德镇 | 漯河 | 漳州 | 东方 | 昌吉 | 燕郊 | 象山 | 泰安 | 靖江 | 河北石家庄 | 柳州 | 红河 | 迪庆 | 肇庆 | 赤峰 | 宁德 | 浙江杭州 | 河北石家庄 | 宜都 | 钦州 | 三沙 | 海东 | 莱州 | 保亭 | 日土 | 沧州 | 黔南 | 随州 | 宜昌 | 铜仁 | 白山 | 嘉峪关 | 河池 | 江门 | 葫芦岛 | 鹤壁 | 和田 | 广汉 | 三明 | 遂宁 | 酒泉 | 宁国 | 泸州 | 天水 | 江门 | 任丘 | 阳泉 | 四平 | 揭阳 | 萍乡 | 台山 | 如东 | 玉林 | 河池 | 桐乡 | 本溪 | 图木舒克 | 包头 | 昭通 | 吐鲁番 | 芜湖 | 克拉玛依 | 琼海 | 灌南 | 乌兰察布 | 陕西西安 | 果洛 | 运城 | 泰兴 | 濮阳 | 五指山 | 平顶山 | 和县 | 常德 | 铁岭 | 台湾台湾 | 新沂 | 陕西西安 | 儋州 | 辽阳 | 嘉兴 | 防城港 | 那曲 | 遵义 | 杞县 | 四川成都 | 阜新 | 宁国 | 青州 | 伊春 | 锦州 | 来宾 | 大兴安岭 | 临海 | 眉山 | 东莞 | 楚雄 | 汕头 | 中卫 | 杞县 | 池州 | 连云港 | 金华 | 浙江杭州 | 佳木斯 | 黔西南 | 资阳 | 儋州 | 三河 | 林芝 | 泗洪 | 儋州 | 四平 | 伊犁 | 南京 | 温州 | 宝鸡 | 淄博 | 中卫 | 防城港 | 天长 | 忻州 | 南安 | 长治 | 汕尾 | 台州 | 惠州 | 马鞍山 | 聊城 | 屯昌 | 简阳 | 武安 | 乌兰察布 | 濮阳 | 乐清 | 阿拉善盟 | 喀什 | 威海 | 天门 | 镇江 | 西藏拉萨 | 汉中 | 和县 | 河池 | 清徐 | 潜江 | 黄冈 | 佛山 | 广西南宁 | 七台河 | 泰安 | 东台 | 娄底 | 台南 | 阜阳 | 娄底 | 黑龙江哈尔滨 | 江门 | 大连 | 德州 | 楚雄 | 中山 | 甘肃兰州 | 汕尾 | 韶关 | 河南郑州 | 佳木斯 | 新疆乌鲁木齐 | 平凉 | 克孜勒苏 | 章丘 | 宝应县 | 乌兰察布 | 临汾 | 恩施 | 四川成都 | 平潭 | 如皋 | 平潭 | 简阳 | 白沙 | 保定 | 东阳 | 怀化 | 商洛 | 遵义 | 邹平 | 甘肃兰州 | 黔西南 | 攀枝花 | 揭阳 | 阜阳 | 扬州 | 凉山 | 清徐 | 高雄 | 灌南 | 克拉玛依 | 枣庄 | 随州 | 巢湖 | 惠东 | 梧州 | 辽阳 | 驻马店 | 石狮 | 诸暨 | 云南昆明 | 姜堰 | 贺州 | 醴陵 | 防城港 | 镇江 | 澳门澳门 | 大庆 | 青州 | 兴安盟 | 遂宁 | 台山 | 七台河 | 天长 | 海拉尔 | 安庆 | 瓦房店 | 垦利 | 宜都 | 承德 | 潍坊 | 台中 | 陵水 | 荆州 | 武夷山 | 海门 | 桐乡 | 荆门 | 伊春 | 天长 | 新余 | 眉山 | 咸宁 | 新沂 | 鹰潭 | 宁夏银川 | 莆田 | 任丘 | 新余 | 山南 | 武夷山 | 自贡 | 珠海 | 云浮 | 唐山 | 如东 | 宜昌 | 西藏拉萨 | 达州 | 温岭 | 黑龙江哈尔滨 | 荆州 | 琼中 | 陇南 | 临猗 | 扬中 | 肇庆 | 淮南 | 铜川 | 珠海 | 长葛 | 霍邱 | 恩施 | 白沙 | 常德 | 瑞安 | 阿坝 | 南京 | 湛江 | 神木 | 吕梁 | 眉山 | 和县 | 阿勒泰 | 新乡 | 辽宁沈阳 | 慈溪 | 东方 | 广西南宁 | 果洛 | 日喀则 | 安阳 | 湘潭 | 金华 | 临沧 | 保定 | 乐山 | 迪庆 | 九江 | 松原 | 三门峡 | 甘肃兰州 | 仙桃 | 甘南 | 石狮 | 章丘 | 白沙 | 香港香港 | 泰安 | 济宁 | 揭阳 | 天门 | 开封 | 昌都 | 宝鸡 | 崇左 | 寿光 | 昆山 | 鸡西 | 怒江 | 营口 | 乌海 | 渭南 | 广安 | 北海 | 迁安市 | 海安 | 山西太原 | 东台 | 清徐 | 运城 | 潜江 | 喀什 | 晋江 | 五指山 | 包头 | 昌吉 | 昭通 | 肇庆 | 金华 | 德州 | 禹州 | 库尔勒 | 安庆 | 包头 | 台山 | 乐清 | 嘉善 | 烟台 | 临猗 | 鄢陵 | 抚州 | 阜阳 | 海丰 | 武安 | 周口 | 宜都 | 阜阳 | 三河 | 桐乡 | 济宁 | 大庆 | 澳门澳门 | 喀什 | 阿拉尔 | 河池 | 乐山 | 绥化 | 温州 | 雅安 | 曲靖 | 包头 | 肥城 | 揭阳 | 建湖 | 吉林 | 陕西西安 | 阿里 | 临猗 | 寿光 | 达州 | 自贡 | 黑龙江哈尔滨 | 迪庆 | 台中 | 临汾 | 周口 | 德阳 | 吕梁 | 平潭 | 定安 | 长兴 | 扬中 | 长垣 | 沭阳 | 偃师 | 林芝 | 五家渠 | 招远 | 通化 | 北海 | 抚州 | 保定 | 平潭 | 清徐 | 乐平 | 湖南长沙 | 基隆 | 琼中 | 日喀则 | 铜仁 | 厦门 | 瑞安 | 宁波 | 梧州 | 武夷山 | 涿州 | 鄂尔多斯 | 忻州 | 大理 | 宜昌 | 红河 | 张家口 | 崇左 | 固原 | 甘南 | 潍坊 | 阿里 | 临海 | 吴忠 | 佛山 | 陵水 | 辽阳 | 基隆 | 五指山 | 朔州 | 溧阳 | 玉溪 | 汝州 | 临猗 | 巴中 | 龙岩 | 枣庄 | 荣成 | 桓台 | 池州 | 海东 | 靖江 | 德州 | 镇江 | 沭阳 | 桓台 | 赣州 | 三亚 | 鹤壁 | 三亚 | 鄢陵 | 神农架 | 和县 | 漳州 | 姜堰 | 四川成都 | 鹤岗 | 安徽合肥 | 怒江 | 瑞安 | 黔南 | 白城 | 江西南昌 | 枣阳 | 山西太原 | 大庆 | 新余 | 灌南 | 邹平 | 宝鸡 | 大连 | 阳江 | 馆陶 | 宁国 | 泗洪 | 江苏苏州 | 茂名 | 泉州 | 灌南 | 玉溪 | 忻州 | 衢州 | 秦皇岛 | 鹤岗 | 济源 | 林芝 | 德阳 | 锡林郭勒 | 乌海 | 杞县 | 嘉峪关 | 邳州 | 和田 | 厦门 | 那曲 | 和县 | 浙江杭州 | 六安 | 海拉尔 | 三沙 | 黔东南 | 鹤岗 | 寿光 | 七台河 | 台湾台湾 | 赵县 | 海宁 | 寿光 | 白城 | 宁德 | 淮安 | 黄石 | 衡阳 | 和县 | 赵县 | 南充 | 承德 | 台山 | 铜仁 | 林芝 | 商洛 | 三门峡 | 宜宾 | 吐鲁番 | 宿州 | 邵阳 | 石河子 | 晋江 | 镇江 | 凉山 | 黔西南 | 景德镇 | 防城港 | 池州 | 常德 | 吕梁 | 山东青岛 | 蚌埠 | 宣城 | 鞍山 | 常州 | 眉山 | 吐鲁番 | 徐州 | 建湖 | 宜都 | 单县 | 博尔塔拉 | 新泰 | 山南 | 本溪 | 浙江杭州 | 潮州 | 玉溪 | 四川成都 | 鞍山 | 阿拉善盟 | 金昌 | 唐山 | 四平 | 巴彦淖尔市 | 揭阳 | 赵县 | 天门 | 象山 | 桐乡 | 儋州 | 庆阳 | 四川成都 | 蓬莱 | 乐平 | 灵宝 | 安康 | 鸡西 | 晋中 | 抚顺 | 滨州 | 遂宁 | 绵阳 | 泰州 | 株洲 | 武安 | 长垣 | 桂林 | 日喀则 | 宁夏银川 | 安康 | 广汉 | 鸡西 | 枣阳 | 阿拉尔 | 海西 | 新沂 | 沧州 | 青州 | 衡阳 | 西双版纳 | 五指山 | 荆州 | 吕梁 | 桓台 | 黔南 | 西藏拉萨 | 连云港 | 仁怀 | 临海 | 张家界 | 沧州 | 随州 | 沭阳 | 抚顺 | 安阳 | 漳州 | 汝州 | 肥城 | 安庆 | 临夏 | 朝阳 | 台南 | 嘉峪关 | 广饶 | 吐鲁番 | 玉林 | 瑞安 | 绵阳 | 杞县 | 乳山 | 博尔塔拉 | 宜昌 | 吉林长春 | 德宏 | 泰州 | 黔西南 | 海丰 | 海丰 | 大兴安岭 | 株洲 | 昭通 | 大连 | 株洲 | 巴彦淖尔市 | 安徽合肥 | 郴州 | 晋中 | 白山 | 石狮 | 韶关 | 惠州 | 姜堰 | 永康 | 石嘴山 | 崇左 | 武安 | 淮南 | 蓬莱 | 湘潭 | 汉中 | 阜新 | 克孜勒苏 | 南通 | 莒县 | 吐鲁番 | 天水 | 仙桃 | 安阳 | 建湖 | 贵港 | 通辽 | 周口 | 龙岩 | 万宁 | 灌云 | 五指山 | 南通 | 南充 | 赵县 | 绍兴 | 黄石 | 红河 | 济源 | 灵宝 | 大兴安岭 | 百色 | 宣城 | 桐乡 | 阳春 | 靖江 | 长兴 | 株洲 | 渭南 | 芜湖 | 六安 | 资阳 | 邳州 | 清徐 | 简阳 | 武夷山 | 扬州 | 大兴安岭 | 承德 | 延边 | 铜川 | 绵阳 | 呼伦贝尔 | 鸡西 | 克孜勒苏 | 日照 | 辽阳 | 日照 | 仙桃 | 安徽合肥 | 咸阳 | 宣城 | 滁州 | 台南 | 新泰 | 聊城 | 馆陶 | 桐城 | 泗洪 | 黄山 | 通辽 | 白城 | 承德 | 镇江 | 枣庄 | 哈密 | 开封 | 潍坊 | 海北 | 霍邱 | 偃师 | 迁安市 | 博罗 | 贵州贵阳 | 湘西 | 河北石家庄 | 新泰 | 湖南长沙 | 河池 | 宁波 | 揭阳 | 果洛 | 丹东 | 蚌埠 | 泰安 | 桐城 | 宣城 | 克拉玛依 | 如东 | 邵阳 | 河北石家庄 | 琼中 | 桐城 | 阿拉尔 | 泸州 | 荆门 | 宜都 | 定安 | 延边 | 德州 | 白山 | 醴陵 | 昌吉 | 如东 | 醴陵 | 余姚 | 湖州 | 镇江 | 湘潭 | 顺德 | 桐城 | 保定 | 秦皇岛 | 铜川 | 阜新 | 海北 | 日土 | 白银 | 库尔勒 | 来宾 | 芜湖 | 衢州 | 黑龙江哈尔滨 | 阿勒泰 | 雄安新区 | 泉州 | 铜陵 | 长垣 | 十堰 | 甘孜 | 鄂尔多斯 | 神木 | 龙岩 | 阳江 | 新疆乌鲁木齐 | 南安 | 香港香港 | 大连 | 天门 | 武威 | 铜陵 | 桐城 | 贵州贵阳 | 珠海 | 诸暨 | 九江 | 汕尾 | 德阳 | 龙口 | 玉环 | 达州 | 雅安 | 宁国 | 永州 | 灌南 | 南阳 | 海宁 | 嘉峪关 | 安岳 | 延安 | 洛阳 | 衡阳 | 株洲 | 南京 | 阜新 | 天水 | 枣阳 | 澄迈 | 鹤壁 | 武夷山 | 潜江 | 开封 | 黑龙江哈尔滨 | 长治 | 本溪 | 无锡 | 天门 | 阿里 | 萍乡 | 晋江 | 兴安盟 | 芜湖 | 馆陶 | 瑞安 | 吉林长春 | 仁寿 | 晋江 | 临猗 | 河源 | 临汾 | 三明 | 启东 | 自贡 | 阿勒泰 | 宜宾 | 鄢陵 | 义乌 | 松原 | 潜江 | 安康 | 乌海 | 株洲 | 单县 | 江西南昌 | 葫芦岛 | 莒县 | 吉安 | 云南昆明 | 扬中 | 柳州 | 唐山 | 禹州 | 西双版纳 | 南平 | 嘉善 | 鹰潭 | 文山 | 定西 | 日照 | 正定 | 曹县 | 锦州 | 长葛 | 辽源 | 西双版纳 | 齐齐哈尔 | 新泰 | 四川成都 | 齐齐哈尔 | 济源 | 海丰 | 随州 | 石嘴山 | 海西 | 基隆 | 项城 | 双鸭山 | 阿拉善盟 | 济宁 | 平潭 | 潜江 | 正定 |